您现在的位置:天下彩正版资料特大全 > 学生风采 > 社会实践 > 正文内容

我校“加油都江堰”实践志愿团专访都江堰医疗救援队-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3-20 浏览次数:

  我校“加油都江堰”实践志愿团专访都江堰医疗救援队-新闻网我校“加油都江堰”实践志愿团专访都江堰医疗救援队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8-07-08 【编者按】在都江堰每个重灾区的安置点,都可以看到一面写着“华益慰医疗救援队”的旗帜,飘扬的旗帜下面是他们的“营地”。他们,这群军中“白大褂”,被当地群众誉为“当代华益慰”。 7月5日,炙热的午后两点,我校“加油都江堰”实践志愿团的队员们来到了驻扎在都江堰景区正门左侧的北京军区总医院“华益慰医疗救援队”驻川二六一部队。部队的“大本营”由六个帐篷组成,“营地”空地停着一辆北京军区总医院的大货车,货车旁边是一些物资,都整齐地码放着。一进“营地”,说明来意,院长助理叶廖沙高兴地接受了采访。 我不是“主动请缨” “其实我也做过暑期实践,当时我大一,我去了敦煌,边旅游边把实践论文给搞定了,呵呵。”“叶大哥”笑着做了开场白,来自甘肃的他,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北京军区总医院,由于工作出色,他被提拔为院长助理。 “什么时候来这边的?”我们打量着这个皮肤晒得黝黑的甘肃壮小伙。 “地震发生48小时后,我们就组织了医疗队,90个人……” “叶大哥是主动请战?”我们打断了他的话。 “呵呵,不是,是上级命令。我是院长助理嘛,院长都来了,我肯定得来了。”叶大哥一脸坦诚。答案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我们很欣赏这份“真性情”。 陆路水陆行不通了,徒步赴灾区 “什么时候到的灾区?” “14日下午到达都江堰。14号下午2点半,90名队员在北京南苑机场搭乘专机,飞赴灾区。到达灾区后我们与川藏部队联系。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六台车,把我们往重灾区向峨乡送。可是当时余震不断,道路塌方严重,我们的车队走不动了……” “然后你们徒步去向峨乡?” “一开始没有。我们准备了几个冲锋舟,带上药品和睡袋,走的是水路。最后水路也过不去了,再徒步。我当时背了30斤的药品。女队员背20斤。一路上太险了,山上不断有碎石滚下来,还有雨下得大,幸亏队员们相互鼓励,最终还是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向峨乡。” 我们的帐篷医院--15个门诊部 “你们是第一个到达向峨乡的医疗队?” “对的,我们比较及时。15号下午五点半的样子,我们终于到了向峨乡。当时的状况太糟了。操场上摆放着一排排刚挖出孩子尸体,场面惨不忍睹。乡领导看到我们来了,连忙跑了过来。‘全乡95%房子都倒了,乡中学有400多名学生埋在里面,只有几十个人跑了出来,他们还都是些孩子呀!’说完痛哭。” “到了马上搭建帐篷医院?” “我们卸下物资后就与乡医院联系,在医院外面搭建了帐篷医院。当时开了15个门诊部……?” “15个?”我们很好奇。 “我们的队员是来自不同医学领域的专家,有骨科的有传染科的等等。建立门诊当天就诊治了900多个受灾群众。队员们12小时没休息。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又去周边乡村送药、巡诊。” “轮轴转?什么力量支撑着你们?” “也说不清,说着就像空话套话了,不说了吧,看报纸,报纸上报道过我们,呵呵。” “感觉你们很‘神’。” “其实我们也挺普通的。”叶大哥顿了顿,“给你们说小笑话。一天夜里我们睡在睡袋里,突然发生余震了。大家纷纷往平地跑。当时好多人还在睡袋里,一蹦一蹦地就出来了,像袋鼠。” 军爱民 “有没有什么很感人的事?” “这个太多了。让我想想。” “我们的院长,程齐波。当时我们在山道上徒步奔赴灾区。突然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在距离程院长两米的地方落下。但院长还是坚持往前,‘灾区人民在等我们’院长一路强调着。” “泌尿外科副主任孙凤岭,连续一个星期高烧38度,爱人心疼地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怎么去救人啊,要不我替你跟领导请个假?’孙凤岭坚定地说:‘国难当头怎么能退缩?即使去了真的病得不能上一线,当个烧火做饭的保障人员总行吧?’” “还有我们的护士长,董建英。当时当地一居民见家里死了四个人,万念俱灰,喝下了有机磷农药。黄护士长见了立即给她做人工呼吸,剧毒农药刺鼻的气味让围观的群众退了好远,但黄护士长依然坚持。可是最后还是没给救活。” 民拥军 “有没有收到过过感谢信?” “有。看那边。”叶大哥指着不远处的宣传栏,上面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纸。 “其实最感动的是第一天。当时我们还驻扎在市区的那个“马踏飞燕”的雕塑下,第二天早上很多群众就给我们送来了米粥和咸菜。挺感激的。感觉我们为老百姓服务,老百姓也想着我们吧。” “拥军爱民。通过这场援助确实加强了部队和人民的联系。军人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更高了。”我们赶忙“总结”。 不太想走,想做都江堰的“钉子户” “近阶段的工作是什么?” “主要是指导这里的医院吧,提供技术支持。毕竟我们是三级甲等医院嘛。其实这边的医疗水平不是很高,很多大一点的手术就无能为力了。我们经常去医院给当地医疗工作者做讲座和亲手指导。平时我们也去安置点进行医疗知识讲座。灾民的参与热情挺高的,有点还围着我们的主讲问问题,‘没完没了’的,呵呵。” “什么时候走?” “再留一段时间。” “还想留?” “对这里有点感情了。一下子舍不得走了。还有,这边的人很好。前天还有一个灾民送来自家的一筐黄瓜,死活也要送给我们,说要感谢我们这些‘军医’,我们死活也不肯要……最后犟不过了,收下了黄瓜,不过我们立即给了他钱,算是买下了吧。当地人挺感谢我们的。其实好像没什么,份内之事嘛。” 耍帅的“军医” “叶大哥,介不介意留个影?” “好好好,我最喜欢了。不过稍等,我得换上军装。这衣服不帅。”叶大哥说完‘闪’进了帐篷换他的军装。 ………… 再会吧,这群可爱可敬的“华益慰”!(王波)编辑:曲 珊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