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天下彩正版资料特大全 > 学科站点 > 地理 > 正文内容

美丽的格桑花-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3-20 浏览次数:

  美丽的格桑花-新闻网美丽的格桑花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6-10-19 有一个地方,遍地都开着美丽的格桑花,那就是西藏。从西藏回来快有两个月了,依然清晰地记得8月31日晚上我是怀着一种怎样欣喜而激动的心情踏上北京到拉萨的火车。没有对书本上高寒缺氧的害怕,没有对传说中恶劣环境的恐惧,亦或是一种盲目,亦或是一种新奇,我执着地朝着神奇的天路走去…… 火车上的第一天是让人心醉的,窗外飞驰而过的,是云雾中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和一座座跌荡起伏的小山,朦朦胧胧的,感觉像印象中温柔的江南茶乡。孰不知,我以身在黄土高原。慢慢地,见到了家乡湖北所没有的针叶林,一棵棵小树使我联想到一个词――怒发冲冠。没错,他们的叶子尖尖的,细细的,永远向上生长着。还有窑洞,沙障,这些地理课本上熟悉又陌生的名词,此刻让我觉得如此亲切。 9月2日早上6:30,火车到达格尔木,这才真正踏上了凝结无数人血泪的青藏铁路。此时的我,已早早起床,吃完早饭,在火车中蹦蹦跳跳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抒发心中所谓的“自豪感”。车厢已开始供氧,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氧气味。忽然,听见有人喊道:“玉珠峰!快着!玉珠峰!”那是昆仑山上终年积雪的玉珠峰,皑皑的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远方,山与天地连成一体,这是一幅怎样的梦境呵!一想到自己到了青藏高原,一想到以往遥不可及的奢侈变成了现实,别致的心情不言而喻。青藏铁路的不远处就是青藏公路,一辆辆满载着卡车在上面行驶。路旁的沙丘上,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头牦牛或是藏羚羊,就像孤独的守望者,傲然独立,守护着这片古老而神圣的土地…… 转眼见,沱沱河到了。长江之源――我期待中那波涛汹涌的大江大河啊!可是,此时此刻,映入眼帘的竟只是一些雪水与泥沙的混合体。唉,失望之极啊,这看起来比黄河还黄河的river,难道就是它孕育了承载着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涛涛长江水吗?平凡无奇,默默奉献,这也许就是长江能够绵延万里不绝的原因吧,我不禁为它解释道。接下来看到的是通天河,此时的我还是拿着相机一阵猛拍,却不知道,青藏高原正悄悄送上一份令我永远无法忘怀的“见面礼”。开始,只是后脑勺有点胀胀的,慢慢演化为胸口闷闷的。我的直觉是清早所吃的早饭一点也没消化,而且正一步步地向喉咙靠近…… 噩梦从早上10点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尽管车上一直供氧,可含氧量仍然只有平原的40%。头疼,呕吐一直像好朋友似地跟着我。躺在床上,十个小时的煎熬,窗外再美丽再神奇的景色也无力去看,更不想去看。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要回家。”想回家自由地呼吸,想回家悠闲地散步。睡的时候迷迷糊糊,醒的时候利马起来将胃中翻腾的东西吐出,就这样折腾着,直到一点点力气都没有,活一个虚脱的病人。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我干嘛要受这种罪啊!有谁能救救我啊?!”可是此时此刻,车厢中就算最强壮的人也安静地坐着,更别提我爸妈,估计跟我一个样了吧!就这样,昏乱的我在不知不觉中翻过了海拔五千多米的昆仑山口和唐古拉山口。回想起来,当时的绝望与恐惧都已化作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任何 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到了拉萨,海拔已降为三千多米,人也好多了。我们开始计划接下来几天的行程。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一派热闹景象的大昭寺和八角街。不少藏民拿转经轮和佛珠,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朝拜着。各种不同风格的小商店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藏饰及风格有别的服饰。藏银,唐卡,牦牛骨所做的配饰之类的小工艺品随处可见。耳边传来阵阵砍价声,钢筋水泥的建筑,宽阔的马路,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如今的拉萨已非常现代化。中午大概1点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外加一个导游到达了布达拉宫底下,仰望着它,仿佛仰望着一个托天的巨人。正午的阳光特别毒辣,而布达拉宫又好像隔太阳出奇地近。上去的路跟万里长城的一样,都是特别厚重的石阶。几乎每爬十个槛,就必须停下来大口地喘气,但无论如何,我竟从来都没过要放弃的念头。因为只要一抬头,就会看见布达拉宫稳稳地挺立着,它用一股神奇的力量召唤着我,让我想去崇拜它,接近它,了解它…… 导游一路解说着,布达拉宫的主体分为白宫和红宫,一个用来给达赖和班禅居住,一个用来接待贵宾。他的历史如何悠久,曾有什么人来过等等。而我最感兴趣的,却只是五世达赖那几十米高的雕像。它的原材料有金粉,银粉和珍珠粉,上面镶的数以千颗的宝石据说比黄金还贵20倍,而且布达拉中几十万几百万册的经书也都是由这些珍贵的材料所写成。我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但我惊讶于印象中自然,原始的西藏竟会有这么一个藏宝库!墙壁上的佛像无处不向我们展示着它的高贵优雅与从容。或许是游客过多,或许是历史太过于悠久,布达拉宫里的木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地,许多地方也在维修中,这不得不使政府采取了限制游客人数和游览时间的措施。每人限时一小时,尽管在以前没有四个钟头是游不完的。我们走马观花般地绕者。也许在我这一代人的眼中,布达拉宫只是一个博物馆,可对于许多年老的藏民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精神寄托。据说,许多居住在四川甚至是青海的藏民会带上一家老小和所有财产,三跪九叩地沿着川藏公路,一辈子只为见到神圣的布达拉宫一面!在下山的路上,开满了一种白色和红色的小花,在微风中摇曳,纯如玉盘,粉似婴儿的脸蛋。打听才知道,这种小花只成长在高原上,名叫格桑花。我想,青藏高原正因为有了她的点缀,才更显灵气吧!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又去了有着西藏九寨之称的林芝地区。在这里,我们看高山雪水顺流而下形成的堰塞湖之湍急,我们听导游姐姐讲西藏独有的天葬之诡异,我们怀着颗颗感恩的心去欣赏海拔千里之上所生长的一草一木。天。蓝蓝的;水,清清的;云,低低的,这里的巴松错背靠唐古拉山,喜玛拉雅和横断山脉,湖水出奇地平。望着它四面的高山,我想起了日本的富士山之雄伟;望着那安静的水面,我想它会比桂林山水风“幽娴”。有一句俗话:不到西藏终身遗憾,到了西藏遗憾终身。”我想,这一句话并不适合我吧!在回去的路上,我努力地看着路旁朵朵的云影,想留住每一个精彩的瞬间…… 这是我第一次去西藏。仅以此文,留作纪念。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周驰) 编辑:邢书茵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